晝夜不暫留,此生續衰減。─《入菩薩行論》,寂天菩薩


親愛的自己,我 30 歲了。

這幾天一直在回顧自己 20~30 歲的日子,發現還真的發生了不少的事情,猶記得剛升大四那年,我的同學兼室友跳樓自殺了,從此在同學的名單上他就永遠缺席了,我記得好像就是那時開始,我開始想探究生命,為何一個優秀的青年才俊,會選擇用這樣的方式結束自己的生命?於是我開始閱讀許多佛經,雖然說小時候媽媽就有帶我去參加過一些法會、常去農禪寺走走,但我認真想想真的開始稍微想學佛,應該也是從那個時候開始吧?事發一年後,我也正式皈依聖嚴師父門下(昨天翻出拿時候的皈依證,看著上面的日期驚覺原來也過了八年了!)我想我這位同學,應該是位菩薩的示現,要我好好學佛吧?


後來考上了天文研究所,升研究所的那年暑假,我參加了福智舉辦的夏令營,雖然只有短短的三天,課程上了什麼,我早就忘光了,但是我對一個人印象相當深刻,覺得這人真是太風趣了,不時跟一起參加的同學讚嘆起鬨(那個人就是我相當敬仰的如得法師)。後來參加了該團體的大專班,開始每周六從新竹殺回台北上課的日子,記得好像持續了 2 年,好像也沒缺席過幾次,現在想想我也真佩服自己,怎麼可以有這種毅力,直到碩三開始拼論文,才中斷了這樣的學習,而這一斷,就從畢業後到退伍,又是一個 2 年。

在花蓮當兵的日子,如果不是當兵的話,老實說我還挺喜歡的,不過比較讓我意外的是,居然有天在那裡遇見以前大專班的同學。然後退伍前兩個月,意外收到福智大專校友會發來招募暑期義工的信,也因為這樣的因緣我又回到了福智,也開始學習傳說中媽媽一直叫我去學的《廣論》,算算我好像也抗拒了好幾年有(遠目)

算算參加廣論班參加了快三年,第一輪的課程將在今年秋天結業,我發現不管是之前在新莊的教師廣論班,還是現在參加的青廣班,同學有事沒來,或者有人消文消不出來,麥克風就會自動出現在我面前 XD,常常扮演著救火隊的角色,最近有個同學就有天問我:「你是不是誰的化身?」,說是每次聽完我的消文或心得,感覺就是一個驚嘆號「!」


我想說那應該是法師吧?我只是個不成才,又還蠻常放逸的學生,怎麼可能會是誰的化身,不過既然她問了這個問題,我後來還很認真在想我到底是誰的化身 XD。想來想去,我發覺我肯定是三惡趣有情的化身,愚痴覆重、易起嗔心、多所貪求,種種眾多粗重煩惱,所以肯定是三惡趣來著的~上師也曾經說過,不要想自己是再來人,這樣比較吉祥,覺得還蠻慶幸能在 30 歲左右可以有這樣的體認,可喜可賀!

接下來講講師父送我的禮物吧。

其實早在七月中的時候,我就有耳聞一個消息,只是一直不是很確定,後來才知道原來八月後,頂頭上司把我調去接文教基金會的會計。當下那個時候沒什麼感覺,只聽說好像帳挺複雜的,後來打聽一下,越想越覺得這位子真不得了,沒有福報還真的接不了,聽說要管園區擴建、宗教學院籌設、大專班所有的帳,怎麼想都是超大的具力業門,師父真的送我一個好大的禮物呀!


我的主管問我:「接這個職位會不會怕呀?」
我說:「怕什麼,背後有師父上師、龍天護法在罩,有什麼好怕的?」
主管繼續問:「如果還是出了問題,你要被抓去關也 ok 嗎?」
我想了很久,如果真的出事我要被抓去關,消極地想,那也是我惡業現行,跟師父上師無關;積極地想,那大概是師父派我去監獄推廣論班吧?XD 只是如果有天真的走這步,也希望師長三寶能守護弟子絕不棄捨三寶的心。

最後來公佈 30 歲的願,很一般世間的願,我承認還是有,也就不用特別提了,反正就是那些 XD,不過這年的願開始多了一些不一樣的願了:

1. 今年祈願法會回來後,我想應該真的有得到一些師長的加持,會覺得在法人上班,每天所做一切都是為教法久住,所以願所做一切善行,皆悉迴向聖教久住廣宏揚!

2. 前幾天剛好唱了文殊菩薩祈求頌,所以就直接 copy XD,祈願:
大悲尊以極遍智光明 盡除我心愚癡諸黑暗
契經及論教典皆證得 願賜智慧辯才咸顯現
祈求增長聞思修慧能 祈求增長講論著智慧
祈求賜予共不共悉地 願速如尊成就祈加持
祈求任運現覺智勝樂 祈求速消除顛倒邪執
祈求盡斷身心疑惑網 願速如尊成就祈加持

3. 再過兩天就要接新工作了,因為完全是個全新的領域,會遇到很多的困難與挑戰也是很正常的事情,所以願不求事事皆能順心如意,但求遇境皆能恆時憶念師長三寶。

That's all. 親愛的自己,30 歲快樂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小柳 的頭像
小柳

成意十足

小柳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